Feeds:
Posts
Comments

Archive for July, 2009

昨天是农历三十日,按照传统,外婆都会在这天拜“后尾公”,祈求一家人的平安。
这是南来的福建人的风俗

我通常都不知道农历哪一天是哪一天的,-_-“””
外婆在中午打电话叫我去吃午餐的时候,我也只是“哦” 的一声说好。
到了外婆家,看到要拜神的桌上已经有好几道菜肴摆在那儿了。
我想应该快好了吧。
我问外婆有什么要帮忙的吗?她都说没有。

然后她开火做“虾煎”了,要捞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块“虾煎”掉到桌底下了。
“阿嬷,我帮你拾!”
“不要了,那不能吃了。”
“我知道,我要把它丢掉。”
“不用!等下我自己来。你不小心会敲到头!” 仿佛在她眼中我还是个小孩。

看着她忙进忙出的,而我这被宠坏的孩子什么都帮不上忙。
她的动作明显比以前迟缓了,做东西变得吃力了,以往复杂的菜色变得简单了;但那不是重点,她还是不辞劳苦地坚持这些传统。

终于她把所有的食物煮好了,开始拜神了。
她说她累了,得进去歇一下,
我才可以帮她看着后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吃完午餐,我跟外公外婆一起坐在客厅。
电视播着福建电视台的节目,我不太懂戏里演得是什么。
但艾媚说老人家只是要我们陪在身边,静静的不说话也无所谓,听他们说就好。
想起之前外婆说觉得她家太热,不太敢叫我去她的家,我真的羞愧不已。
对不起…… 我知道自己跟孝顺总是不太扯得上边。

我开始问起外公,以前日军入侵的时候,
是否就像《小娘惹》里面演的逃难情景?

那时候外公才12岁,外婆8岁。
外公说,以前得逃难到比较偏僻,有很多树木遮蔽的地方,他逃到Island Glades去。
而外婆跟家人就到了Air Itam,是阿霞姨的妈妈收留了他们,虽然大家素未谋面,对方还是给予庇护,现在我阿嬷跟阿霞姨成了好姐妹,但我想阿霞姨在那时候还没出生。
战争时代一般人家碰见逃难的人也会给予庇护,可谓患难见真情。

日军把知识分子赶尽杀绝,因为他们认为其中很多是抗日分子。
很多钟灵和槟华生被牺牲了;男的被枪毙,女的胸部被割掉。真的很残忍!!!

(在中国展开对日军侵略的抗战中, 新马华人多在本地募集资金运回中国,
又或者抵制日货,有更甚的是回去中国当兵抗战。因此,日军很残暴的对待新马华人。
更多关于日军入侵马来西亚的故事

说说日军辨认抗日分子的方法!
日军会叫每一户人家出来,不管男女老少的一一排好队,然后一个个走上前去,把头抬高望向不远处的一栋楼,在那栋楼的窗户会有一个蒙着头只剩下两颗眼睛的人(就是汉奸),他就是负责辨认出抗日分子的!
只要被他一点头的人就会被列为抗日分子,抓到牢里去受折磨!
不少无辜的人遭殃!

折磨的方法层出不穷!
有的人会被灌水,把肚子灌得涨噗噗的,然后被日军往肚子一踩,什么东西都吐出来了!!!
然后吃不饱是不用说的,在地板上睡,睡的地方也是肮脏不堪的!
他们的家人就得四处奔波,找人写请愿书,证明这个人的清白。
但日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说放人的,多数就是一进去就不回头了。
就算被释放出来的,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,很多也是从此一病不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我的外公外婆从来不提那个时候的事情,除非是我们问起。
我想他们在那时候过得很苦。
所以外婆每次煮东西一定会煮很多很多,超多的,怕我们吃不饱。
盘里的食物一定要吃完,一丁点也不可以浪费。
她一定要等我们每个人吃完了,她才是最后一个人吃的。

阿嬷,我只希望每当我夹菜给您的时候,您可以开心地吃,不要老把它夹给别人或放回我的盘子,好吗?
以后我比较有钱的时候,跟你出去吃饭我一定点双份的鱼,这样你就不会再专挑鱼边边骨头特多的地方吃。
虽然我现在还是以蚂蚁般的进度朝我的梦想前进,但我知道你一定会等我的。

Advertisements

Read Full Post »